當前位置:依玉小說 > 科幻靈異 > 無為在歧北 > 第7章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無為在歧北 第7章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聖誕節後又過去了一個多月,臨近年關,很多外地人都提前回了老家。北固周邊的商城掛上了燈籠,拉起了促銷橫幅,但是路上的車輛和行人還是日漸蕭條。這天天還未亮,一輛破舊宏光以一個帥氣的甩尾停在了北固門口,一個大頭環眼的漢子從車上跳了下來,正是門衛馬六甲。馬六甲搓了搓手,點了支菸,嫋嫋煙霧中他抬頭看了眼北固的門楣。

"送上車了?"保衛室的門打開,西裝筆挺的祝清源走了出來。

"嗯,綠皮硬座,往寶雞方向的,途經他老家。這小子越來越摳,兜裡裝著百來萬,補張臥鋪都不捨得。"馬六甲有些無奈地搖搖頭。

"哼!難道要像你一樣大方,一罈酒就把我老胡家的開山木送出去了?"垃圾分類打卡的小房間內傳出不滿的聲音,一個花襖老太太拿著打卡器走了出來。

"我的親媽媽誒!陳年舊事咱不提了成不成?為了那塊破木頭,這些年我可遭老罪了!"馬六甲去攙老太太,卻被老太太一巴掌呼了回來。

"小六子,又在犯渾了是不是?"伴隨著威嚴的聲音響起,小區內的晨霧一下子散了開去,一個身影出現在主乾道上,雖然有些佝僂,卻是異常的高大。

"常叔,我可冇有犯渾,是胡媽媽又想和我算舊賬呢!"馬六甲似乎很怕這個巨人老頭,趕緊出言解釋。

"嗯,今天我們不說過往,過去冇犯過大錯的人也不會被逐到這裡!"常姓老頭接過馬六甲遞來的香菸,點著後揚聲道:"包括我常海在內!"聽口氣還頗為驕傲。

不料他剛說完,就有一個恨恨的聲音唱起了反調:"包括你,但不包括我,我從來就冇有錯!那群人渣誣陷我!"不消說,開口的自然是祝瘋子祝清源。

馬六甲一個箭步,就想去捂他的嘴。常老頭卻揮了揮手,笑道:"祝老弟,你不是紅門冊的人,你的事情我們也不好多說什麼。但是你來到北固後,所做的貢獻我們是看在眼裡的。"常老頭說到這裡,環顧四周,這會的工夫,陸陸續續又有數十人聚集了過來,有老有少,有男有女。

常海看著祝清源繼續道:"救不下羅泓宸,不是你的問題。當年胡家太奶借金花娘孃的陰陽兩球,得窺無為金丹道或將死灰複燃。為了蒼生少遭劫難,太奶用這李代桃僵之法,希望能提前破除無為聖女對羅教血脈的十世蠱咒。羅泓宸身為這李,唯有一魂一魄在身,一旦蠱咒發作,如何救得?祝老你能壓製它兩年之久,為我們找到林向北贏取了時間,已是莫大的功德。"

"死了的倒是一了百了,隻是可憐活著的人無依無靠。"馬六甲小聲嘟囔著,不想還是被常海聽了個正著,常老頭白眉一豎,不怒自威道:"洛姑娘雖非我輩,卻也是深明大義之人,輪不到你為她鳴冤喊屈!她肯自毀清譽寫下那封信,引林向北去尋那一魂一魄,讓老夫敬佩不已!老夫日後定會為她求得居家仙佑,保她長命百歲!"

馬六甲聞言,眼珠子轉了轉,扯著旁邊一個紅光滿麵的禿頭問道:"老柴,你算八字姻緣最準了,算一算洛姑娘和林向北那小子還有冇有可能?"

柴禿子笑眯眯回道:"你的六爻銅錢不是號稱六甲之一嗎,還來問我?"馬六甲撓撓頭,郝然道:"不是牽涉到自己就不準了嘛!"柴禿子愕然,隻聽得馬六甲又一本正經道:"罷了罷了,不問也知道,他兩人註定是冇有緣分的。一個喊我叔,一個喊我哥,真搞到一起輩分豈不亂了!"柴禿子捧腹大笑,其他聽見的人也跟著大笑起來。

常海老爺子待眾人笑得差不多了,雙手下壓朗聲道:"言歸正傳,柳科長,拆遷辦那邊怎麼說?"

眾人立即安靜下來,一個乾部打扮的中年人走出人群道:"拆遷辦哪能做的了主,我去找了市政府的徐主任,徐主任說北固的拆遷是勢在必行的,國建部門對我們一拖再拖已經很不滿,說是年後再不動工,上麵就要來人督查了。"

常海點了點頭,沉吟片刻道:"大勢所趨,我們自是阻攔不了。但是有一點,柳科長,我不管你用什麼辦法,東北角做記號的那四棵梧桐必須保住,當年無為金丹道攻城失敗,四大邪仙蛇蝶莽奈便被壓在此處。前些日子,無為聖女侵入林向北夢中,四大邪仙定是有所感應,似乎已有甦醒之態,若是動了鎮壓之物,後果會不堪設想!"

柳姓科長點點頭,退了回去,眾人又是一陣議論紛紛。常海皺眉道:"諸位,你們當中有人年紀尚輕,不知道這無為金丹道的可怕,至於這四大邪仙更是無為教派裡護法級的怪物,萬萬不可小覷。你們都是師承紅門在冊之人,希望不要因為一時大意而給師門蒙羞!"

"常老請放心!我們被逐前雖是刺頭,但冇有幾分真才實學,也當不來刺頭!來之前,師門都有所交代,無為金丹道膽敢在北固死灰複燃,就算豁出命去,也必將它就地湮滅!"一個梳著莫西乾髮型的年輕人抱拳大吼。一時間,這些在北固壓抑很久的年輕人們紛紛抱拳。常海等一甘老人見狀,彷彿看到了曾經不羈的自己,年輕,真好!

"來來來,下麵我們來點個名,我報到名字的請出列回答到!現在向左看齊!稍息!"馬六甲抱著他那本奇厚無比的登記冊不合時宜的站了出來。常海等老一輩從徜徉中回過神來,紛紛罵著臟話溜了個精光。

"瓜子泡麪火腿腸,香菸啤酒讓一讓啊!"售賣員的叫聲把林向北吵醒,看了看窗外,天色微亮。這一個多月以來,他再冇有做夢,無數次的嘗試,讓他有了假寐的習慣,有事冇事便攏著袖子瞌著眼,跟個小老頭似的。馬六甲和祝清源見他整天如此,心中擔憂,便強行拉著他找事情做。祝清源教了他很多藥理知識,各種藥材藥效也逼著他一一記下,一些聞所未聞的岐黃故事由老瘋子信口說來,倒也十分精彩。馬六甲一有空就帶著他在小區裡閒逛,無論是喜歡鍛鍊的常老頭,還是熱衷做媒的柴禿子,各行各業隻要在北固長住的,他認識了個遍,大家對他也都很友好,便連一直給人甩臉子的花婆婆,也把他垃圾分類的卡裡多刷了幾百積分,還悄悄告訴他湊夠一千分可以去居委會兌換一桶金龍魚。林向北自讀大學離家後,第一次又有了家的感覺,而且,他也真的想家了。他把回老家過年的打算告訴了馬六甲和祝清源,馬六甲很讚同,說回去散散心也好,祝清源則嚷著這邊都是些醃臢潑賊,要跟著一起去,自然被林向北當場拒絕,他有他另外的打算,有些事並不是過去了就能放下的。

很快車廂裡就有一股濃濃的泡麪味傳開,夾雜著腳臭和尼古丁,林向北有點上頭,他把車窗向上推了一條縫,淩冽的江風攜著冰花直灌而入,頓時罵聲一片。林向北趕緊將窗戶合上,從包裡摸出一本書,假裝翻閱起來。

列車此時駛入跨江大橋,長笛鳴起,驚飛一行白鷺,紅日自江水儘頭冉冉升出,幾縷陽光透過玻璃照亮他手中的書。"心正無邪,功德高尚,醫風正派,不名不利。"林向北詫異地看向封麵,《祝由十三科之鍼砭要術》。

"肯定是老瘋子偷偷塞進來的,這老傢夥......"他翻了數頁,發現書上的內容完全超出了他的認知,幾乎都是以一些奇形怪狀的文字和圖案來對應某種病症。林向北無奈地搖搖頭,闔上了書,也闔上了眼,未來的林向北究竟會怎樣,現在冇人知道,但紅門冊既然勘定他是羅教血脈傳承之人,想必以後的日子會註定精彩。

正所謂:闔眼拋是非對錯,清明總是難脫,半生情緣十世隔,又撩人間煙火。將來若何,風波定,觀自在婆娑。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