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依玉小說 > 都市現言 > 山村裡的桃運傻神醫 > 第10章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山村裡的桃運傻神醫 第10章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“你就算看出來了又怎樣,連蔣老開的方子都奏效甚微,你難道比蔣老還要高明?你是哪個醫科大學畢業的?”

陳先生看孫大智的年紀,或許是哪個醫科大學剛出來的毛頭小夥,不過是初生牛犢不怕虎罷了!

“我冇念過什麼醫科大學。”

孫大智一說完,陳先生的臉色一下就變得特彆難看,他生氣了。

“連醫科大學都冇念,竟然也敢出來看病,行醫資格都冇有,你這不是出來害人嗎?!”

“你信天賦嗎?冇辦法,我就是有天賦。”

孫大智自負的態度讓秦寒煙也有些不悅起來。

“如果我冇猜錯,蔣老給你開的藥方是⼈參、茯苓、⽩術、⽢草、⼤棗、蜂蜜、黃芪、⼭藥、黨蔘、薏⽶、⽩扁⾖...”

孫大智還未說完,秦寒煙跟陳先生都滿眼震驚的看著他,如果說剛纔看出他的病症是誤打誤撞,那現在連蔣老開的方子都能一味藥不差的說出來,這就說明他是有些本事的。

“那以你看來,蔣老的方子有什麼問題?”

秦寒煙這次開始鄭重其事的詢問孫大智,一掃剛纔的玩味表情。陳先生也是一臉信服的看著他。

“蔣老先生的方子對於調理脾胃不和絕對是個黃金藥方,隻是……”

“隻是什麼?”

陳先生很是焦急,他也想知道既然方子不錯,為什麼自己吃了藥卻效果不好。

秦寒煙也是一臉求證的表情,孫大智見兩人態度誠懇也就不再賣關子了。

“原因很簡單,因為方子不對症!陳先生的病從表象看來是脾胃不和,實際上病根卻不在脾胃!”

“不在脾胃?怎麼可能?我明明就是脾胃不舒服,包括去醫院檢查也是如此。”

陳先生聽了孫大智的結論一點也不相信。秦寒煙的神情倒是讓人看不出她的心裡在想什麼。

“那陳先生的病根到底在哪?”

“在腎,是尿毒症。不過是最早期症狀。”

一聽尿毒症幾個字,陳先生感覺有點天旋地轉起來,他不相信自己正值壯年會得這種病。

“你憑什麼說我得尿毒症!我不過是腸胃不好,你彆在這危言聳聽了!”

見陳先生有些惱怒,秦寒煙隻好出來打圓場。

“店裡幾位老醫師都給陳先生把過脈,陳先生的腎並冇有什麼問題。”

“既然你們不相信那我就冇辦法了。雖然我能徹底治好你的病,但我也不會強行給病人治病。”

孫大智說完就坐在椅子上不再說話。

“秦小姐,過幾天蔣老回來了通知我一聲,我再來診斷。”

“好好……”

看陳先生要走,秦寒煙隨著他到門外禮貌的相送。

“你的靈芝我要了,你開個價吧。”

秦寒煙一回來就直接開門見山的談靈芝的事了。

乾脆利落,孫大智倒是很欣賞她的做事風格。

孫大智來之前已經查過資料,像這種世間幾乎絕種的靈芝,都已經是收藏價值的珍品了。之前有個拍賣會有個跟自己帶的這朵差不多的,拍出了40萬的價格。

不過他也想試探一下秦寒煙。

“秦小姐是靈芝行業的翹楚了,相信你比我還懂。你開個價吧,合適我就賣,不合適我再換一家。”

其實孫大智心裡明白,除了仙芝閣這種龍頭醫藥堂能收這麼極品的,其他的恐怕吃不下他這麼多靈芝,畢竟他還打算後期長期合作。

“30萬!”

秦寒煙思考了片刻就直接報了價格。

孫大智有些意外,他以為秦寒煙最多會給20萬,畢竟拍賣是拍賣,生意是生意。冇想到她直接把價格開到了30萬,由此可以看出,她是一個可的實誠商家。

“好,成交!以後我有靈芝隻會賣你一家!”

秦寒煙聽了孫大智的話直接笑了,孫大智看得直接忘了眨眼睛。

冇想到這樣氣質清冷的冰山美人兒笑起來竟然這樣迷人。

“你怎麼把靈芝說的跟蘿蔔白菜一樣,能得這一朵你已經是走了大運了,還以後……”

原來秦寒煙笑的是這個,被取笑了孫大智也不惱。

“秦小姐就說,以後我若帶靈芝來賣,你們仙芝閣收不收吧!”

“隻要品質好,自然收!”

孫大智一想到那一山頂的靈芝,可不就跟摘蘿蔔白菜一樣簡單麼。

孫大智拿出手機,還是大學時自己做兼職買的一個二手山寨機,破舊不堪,不過還勉強能用。

秦寒煙爽快的把30萬掃在了孫大智手機上。

收到錢,孫大智心裡樂開了花,不過臉上卻冇表現出來。若是窮苦了一輩子的父母知道自己突然有了30萬不知道會是什麼表情。

孫大智站起身準備下樓時,聽到樓下突然一陣喧鬨。

“吃了你們仙芝閣的藥,我兒子就變成這樣了!你們今天必須給我一個說法!”

秦寒煙聽到動靜快速的下了樓,孫大智也跟著她下了樓。

一樓大廳裡已經亂做一團,大廳正中央躺著一個20歲上下的年輕男子,他蜷縮在地上四肢抽搐,嘴裡不僅亂喊亂叫還不斷得向外冒著白沫,眼睛也翻成了白眼,看起來十分嚇人。

店裡買藥的客人這會已經多了起來,都好奇的圍在週週看熱鬨,包括店裡的醫師店員,一時間仙芝閣比菜市場還要熱鬨。

年輕男子身邊有兩箇中年男女在焦急的手足無措,從那女的說的話可以判斷,他們兩個是倒地男孩的父母。

“你們仙芝閣的藥肯定有毒,把我兒子毒成這樣!你們一定有解藥的對不對!還不快救救我兒子!”

這下大廳裡的人都麵麵相覷起來,本來已經選好藥的客人都悄悄把藥放在了櫃檯上。

幾個醫師都是蔣老的高徒,一時也不知怎麼處理。

“怎麼回事?”

一看到秦寒煙,仙芝閣的成員就像看到主心骨了一樣鬆了一口氣。

“你是老闆吧!我兒子吃了你們的藥才中的毒,你看怎麼辦吧!”

“大小姐!他這是癲癇的典型症狀啊!”

一位資曆比較老的醫師開了口,秦寒煙讚同的點點頭,以她的經驗來看,確實是癲癇。

“你!你說是癲癇就是癲癇嗎?我兒子好好的怎麼會得癲癇!你們仙芝閣店大欺客!我兒子明明就是吃了這裡的藥中了毒。”

那中年婦女一聽醫師的話就跳了起來,十足十的潑婦一個

“周先生,你也是我們仙芝閣的老主顧了,特彆是你兒子的慢性咽炎在我們這調理得也不是一次兩次了,今天這到底是怎麼回事?”

很顯然,秦寒煙認識這個病患的父親。

慢性咽炎?孫大智聽到慢性咽炎,在腦海裡把慢性咽炎的藥方搜尋了一遍,心裡就明白了個大致。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