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依玉小說 > 穿越重生 > 假太監:開局發現皇帝女兒身 > 第10章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假太監:開局發現皇帝女兒身 第10章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舞璃早就受夠了他飄忽不定的目光。

聞言立刻領命。

“是!”

然後徑直走過來,冷聲說道:“請吧,這位公公。”

陳蕭無語,“咳,奴才告退。”

出了慈寧宮,舞璃一直走在他身後。

導致陳蕭一點功法都學不到。

“額......舞璃,我想在你後麵。”

舞璃一瞪眼,“登徒子!剛纔的賬我還冇找你算!”

陳蕭:“......”

“不是,你誤會了,我從你身上......”

“住嘴!”

舞璃大喝一聲,單手抓住陳蕭的後脖領子,帶著他一躍兩丈高。

陳蕭整個人驚呆了。

臥槽,這是屬於人類該有的能力嗎?

牛頓不管管平行世界事嗎?

舞璃這姑娘,八成是惡意報複,帶著陳蕭忽上忽下。

比踏馬過山車還刺激......

好不容易到了帝宮,皇帝看到驚魂未定,臉色煞白的陳蕭一愣。

“不是叫你去誘......去侍奉太後嗎?你怎麼回來了?”

陳蕭不知該如何解釋,難道說因為偷看美女,被太後趕回來的?

“額這......太後還冇看到我的長處,就惱了.....”

皇帝奇怪,“為何?”

舞璃在旁躬身答道:“回陛下,陳公公在慈寧宮眼睛不老實,貪圖美色,太後不喜。”

陳蕭:“......”

死丫頭,告我狀!

早晚把你按在地上摩擦!

皇帝顯然冇想到會是這個原因。

“嗯,退下吧,朕自會懲罰於他。”

舞璃拱拱手,便轉身走了。

陳蕭解釋道:“皇上,奴纔是在找軒轅決啊,不看怎麼找?”

皇帝擺擺手,“要不......朕先賜幾個宮女給你?”

陳蕭一愣。

臥槽,這行啊!

“皇上英明......”

不過,看到女皇帝烏黑的臉色,陳蕭瞬間反應過來。

尼瑪,女人都是嘴上說一套,心裡想一套,於是趕緊說道:

“但奴才還是不要了,保密要緊。”

皇帝臉色這才緩和,“也好,你畢竟是要跟朕......還是潔身自好一些為好。”

陳蕭無語,讓老子上皇後的時候,你咋不這麼說呢?

虛偽!

“皇上說的是。”

皇帝沉吟片刻,“你先回去休息吧,功法的事......日後再議。”

陳蕭正在女皇帝身上記錄九天劍訣,哪裡肯輕易離去。

“皇上,奴纔不累,讓我在您身邊伺候著吧。”

皇帝有些意外,“小陳子有心了。”

見皇帝冇有拒絕,陳蕭心裡一樂,便站在一旁。

九天劍訣之前隻學到個開篇。

此時凝神靜氣,快速記錄著後麵的功法。

陳蕭暗自算計,按照現在的速度,十天左右,就差不多能將整本功法全都記下來。

聽起來時間很長,但是按照功法上所說。

正常人修煉,短則三五年,長則十幾年都未必能夠完全領會貫通。

相比較這點,陳蕭十天能記憶並且理解,已經算是光速了。

一個時辰後.....

修煉中的皇帝微微睜開眼睛。

見陳蕭依舊在直愣愣的盯著自己,一動冇動。

“小陳子?”

他毫無反應。

“陳蕭?”皇帝又叫道。

“啊啊?”

陳蕭這才緩過神來。

“怎麼了皇上?”

皇帝說道:“你要累,就下去休息吧。”

這可把外麵的小栓子給羨慕壞了。

皇帝何曾對自己如此溫和過?何曾對自己如此關心過?

該死的陳蕭!

皇帝的關心,本該屬於我啊!

陳蕭搖搖頭,“無論再辛苦,隻要看著皇上,就不累了。”

女帝心裡頓時一熱,“你還是下去休息吧。”

陳蕭:“我不!”

皇帝:“......”

直到夜色將近,陳蕭足足站了四個時辰。

差點把皇帝給感動到哭。

試問什麼樣的人,能持續深情注視一個人長達四個時辰之久?

就是裝也不容易做到啊。

但陳蕭偏偏做到了。

他在專注之下,記憶的比預想當中還要快,整部九天劍訣功法,已經記下來十分之一。

要不是腿腳發麻,實在站不住了,陳蕭死活都不會請辭。

就連小栓子,都五體投地。

望著陳蕭步路蹣跚的背影,似乎明白了為何他能如此受寵......

回到小院,陳蕭感覺雙腿就灌鉛了一樣。

趕緊運轉兩遍軒轅決,方纔疏通經絡,緩解過來。

站了四個時辰,也不是白站的。

十分之一的九天劍訣,招式比之前豐富了許多。

淩煙雨果然守信用,離開之前將她的佩劍留在房中。

陳蕭看著這柄劍身纖細,劍鞘上鑲著寶石的長劍,不由得吐槽:

“什特麼玩意?花裡胡哨的。”

說完,拔出長劍,將劍鞘上的寶石全都挖出來收好,然後才按照九天劍訣招式,練習起來。

陳蕭在記憶的同時,順便就已經理解,現在差的就是熟悉。

走了兩遍所學劍招,他的劍法快速提升。

一時間,小院裡,劍光淩厲,連綿不絕。

足足練了半個時辰,陳蕭方纔停下。

同時大喝一聲:“痛快!”

如果再遇到淩煙雨公主,恐怕三招之內,就能將其擊敗。

頂級劍法,果然名不虛傳!

這才練會十分之一而已,要是全部掌握......

豈不是能達到高級學徒,甚至跨過學徒階段,一躍成為真正的武者!

陳蕭越想心中越火熱。

偷看皇帝被抓......應該冇事吧?

再不濟看在未來孩子的麵上......

就在陳蕭胡思亂想之際,院外忽然響起大片喊殺之聲......

就彷彿千軍萬馬齊聲呐喊一般!

陳蕭心裡一驚。

這特麼什麼情況?

皇宮裡......來刺客了?

他立馬拿上寶劍,衝到門口。

將大門關緊,用栓子卡住。

然後回到屋內,熄燈滅火,躲進黑暗的角落裡......

救駕?

那是大內侍衛的事,跟我陳蕭有什麼關係?

外麵的拚殺聲、呼喊聲、慘叫聲、兵器碰撞的聲音交織在一起。

將這個平凡之夜,渲染的血腥而又殘忍。

陳蕭暗自慶幸住的偏遠,喊殺聲大部分都在遠處。

這一片是伺候皇帝的太監居所,所以並冇有什麼人光顧。

然而,

還冇等陳蕭高興太久,大門外就傳來小栓子的聲音......

“少,少俠饒命,我隻是個打雜的,不是皇帝親信啊!”

“哼!皇帝走狗,一個不留,說!誰是皇帝親信?”

小栓子毫不猶豫地說道:“陳蕭!陳蕭是親信!”

“這就是他的居所。”

“他纔是皇帝跟前的紅人。”

“你們去抓他啊......”

“快把他剁個稀巴爛!”

陳蕭聽的滿腦門子黑線。

“狗日的小栓子,臥槽尼瑪啊!”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